北京卖炸酱面的

陪你


ooc
真情实感的瞎写
👉现实向 伪友情向?还没想好==
👉逻辑混乱==没怎么写过文
写的不好都是我的错
杨老师视角


1


师父给我打电话,叫我过去一趟。

“九郎,你看他这一时半会好的了好不了咱们还是得另说,保不齐幕后了也没办法。但不管怎么样,你还得继续在台上说,是不是?所以我和你师娘考虑先给你换个搭档,你觉着呢?”
我望着师父,心想该来的还是得来,不由得叹口气“这事儿张云雷知道吗?”
“知道,前两天他主动跟我提的,你不用考虑他,他知道轻重缓急。”
他知道个屁,现在知道为我考虑了。“师父,您为我好我心领了,但是搭档就算了,我等他。”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,因为我决定下午去趟南京。

从玫瑰园出来,我计算着时间,中午和梁梁约好了吃午饭。我们本来打算这阵儿办婚礼的,结果现在张云雷出这么档子事儿,也暂时给搁下了——我实在张罗不过来。一切都等他好了再说吧。

张老师出事儿以后,我确实心里崩溃到极点。我头一次去医院回来,梁梁跟我说,有话说出来,别憋着。我说我该说什么呢 。那人挑唆我俩关系,我跟他说,他不信。我提前回来了,不只是因为有事,也因为有点烦了。结果呢?
赖我,真的。我们两这么长时间了,我应该了解他的,他那么拧,还傻不拉叽的。不听我的,我多跟着他就得了,有我真的出不了事儿的。
就差一点儿,我就见不到他了。我以后再也不跟他生气了。梁梁看着我,握着我的手,跟我说,你该睡觉了,明天还得回医院呢。

2.
我俩约好了在餐厅见面,我到的时候她正在看菜单。“来了啊,你看看还想吃点什么吗?”我拿着菜单一边看一边瞅她,“不问问我怎么样了?” 她一听这个,也不知怎的乐了,头发本来就松松的搭在肩上,一笑都挡住脸了“不用问了,我知道的,你得跟着他。” 我心里想,要是张云雷什么时候能这么省心我得乐上天。

我到医院已经是晚上了,张云雷正躺那儿听彪哥砍山呢。笑的脸上好像比上回看他好了一点。看见我进来他倒没说什么,只歪了歪头表示知道了,反倒彪哥开着我俩玩笑,“九郎来啦?那我给你俩口子让地方,我也该歇会了”。

这下屋里就剩下我们两了。小张老师压根儿就是直性子,开口就问我“师父跟你说了吧?你心里有人选没” 说话时候一双大眼睛盯着我,一眨一眨的。跟他头一次找我,说要跟我搭档的时候一个样。
要不是他现在太脆弱了,我真的想一巴掌呼他。
“没有,不换,放心。”我不想看他,开始低头专注削苹果——给我自己的,他还吃不了这个。
“你干嘛啊,真不用,你不挣钱了啊?”张老师声音不大,扯着嘴角冲我假笑。他觉着我看不出来?
“以为谁都跟你似的,老子不差钱不行啊?别废话了,用不着您为我操心。”
我边说边用余光看他,他撇了撇嘴,过了一会儿,他说“要是我站不起来了呢?你没必要。”他说的时候脸上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可是我越看越心疼丫的。装什么大尾巴狼啊,烦人劲儿的。唉。我抬手把苹果搁旁边,和他对视。
“张磊,这话我只说一回,你听好了。你要能站起来,咱俩就继续说;你要站不起来,我陪你一起做幕后。你要再说让我换搭档,这相声我就不说了。”
他愣了愣,抿着个嘴,把头扭过去不再看我。我知道他,私底下话少,没指望他能回答我什么,就又自顾自说了几句。
“你说你,不知道我这天天两头跑多累么,你真当我愿意呢?这也就是你,别人我至于的么?你还要抛弃我,张老师,你实话实说,是不是怕你好了以后我让你请吃饭啊?”我存心逗他,他果然没绷住,乐了。终于又重新看了我一会儿,说:“得,我错了,行吧?”我刚想再说两句,他又说“你要真有人选,告诉我。等我好了,我就给他轰走。”




评论(5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