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卖炸酱面的

九辫记忆存档1

依旧真情实感的瞎写

现实向 友情向

与事实可能有出入

永远爱他俩



1

        师傅说,搭档如同夫妻。以前我不明白这话到底什么意思,只当是要我们和搭档关系要保持好点,直到我开始和杨昊翔搭。

       他好像比我懂,这我是从他拒绝我跟我搭的时候知道的。那时候我刚回来没多长时间,有个搭档梁鹤坤,是师父给我搭的,高老师的干儿子,确实得了真传,板儿打得挺好。但是我总感觉我两搭的不顺,演出效果确实也不尽人意。一场场下来,我们两都很累,身心俱疲;当然他具体怎么想的我不确定,反正我挺郁闷的。所以别人演的时候我一直注意着,看看有没有更合适的人能给我捧。有一回,我听见师父说九字的有一挺好的孩子,叫杨九郎,我就记下了。没事儿的时候去听了他几场,听到最后就一个想法——这人得当我搭档,我们两挺合适。

       然后我扭头就找他去了,我拽着他袖子问他,你跟我搭,怎么样?我还记着他当时那样子——一脸的懵b,跟个傻了的年画娃娃似的。他看看我,跟我说“师哥,我有搭档了,这样不好吧?我记着您也有搭档啊?您就别跟我开玩笑啦。” 他一说完,我也懵了。我没想过这结果啊,挠挠头:“额,没开玩笑,那散了咱俩一块儿搭不就行了?我觉得挺合适的咱俩...”他瞅着我,跟看傻子似的。“那不行,我跟冯哥关系也挺好的,没理由啊。” 他当时一副情比金坚的样儿,着实让我感觉我对小番茄有点儿无情了。但是这并不能让我放弃,我决定从基层深入,先跟他从朋友做起。他这个人看着胖乎乎,傻了吧唧的样子,实际上很难搞,我还咬了牙送他一块表!总而言之,最后经过不断努力,在各方面情况影响下,我胜利了。

  

2

       我和张老师刚开始搭的时候效果也不好,那时候张一元一说是我们俩都回戏,您就想去吧。于我自己来说倒也没觉得有什么,毕竟刚开始,正常。但是张老师经历了这么些事儿,而且人比我厉害,我确实觉着我可能拉了人家后腿,所以只能在平常时候努力对他好点。诶,也不知掉这祖宗看上我哪儿了,当初非要跟我搭。

       张老师虽然说是我们的师哥,哦,现在是大师哥了;但是年龄上说他确实是小,人也单纯。大家伙儿表面上看他好像挺厉害的,跟一小泼妇似的,但实际他就一软萌小男孩。平常有什么都摆脸上了,也不会藏着掖着。但是比较神奇,我们后台人都跟他挺好,一部分是由于我师父那层关系,一部分是因为他确实没害人之心,干干净净的。跟别人,平常太平歌词谁要问他,他都仔仔细细告诉你,哪有问题也都说。跟我,我也说过,平常我两讨论业务一有争执什么的,都是他让着我,我一嚷嚷,丫就自个儿外边儿抽烟,抽完了不好意思回来,我再巴巴地去给人请回来。

       我两私底下共同爱好不多,我爱看球,还有点追星,他就愿意逛个街,听听歌什么的。但这并不影响我两的感情日益增长。我基本天天都跟他在一块儿,时间长了,我俩就处于一种互相惯着的状态里,工作中他让着我,生活中我惯着他。

       话再说回来,由于我俩关系的越来越好,我俩演出也越来越默契,感觉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       直到他带那人进社,他跟一傻子似的,把人当好哥们儿处,上哪儿都带着他,可我知道,那人没安什么好心。我跟烧饼几个都提醒他,他不信,说不至于的。那阵儿我是真跟他生气,再加上那人又挑拨我俩,我俩关系确实有点差劲。所以才会有了后来那事儿。


3.

      我那天真的是喝太多了,真的是完全冲动作用下去的,这点我不赖任何人。至于其他的,我也认了,也算我眼拙吧。那期间我挺淡定的,反正动也动不了,打也打不过别人。反倒是杨昊翔,我醒了就听说了,丫第二天嗖嗖就赶回来了,本来眼就小,哭完肿的更看不见了。我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他,特别感动,结果发现这大哥压着我管儿了,当时真的是更想哭了。

        翔子这人很轴,认准的事儿怎么也不会变。那时候他几乎天天来南京,每天都跟我旁边儿晃悠,跟我聊聊天什么的。我知道他一方面是怕我想太多,怕我一个人无聊,另一方面他总觉着出这事儿他有责任,他老说,要是他在就好了。可是我知道,赖不着他。

        那时候我情况很不乐观,他天天来,跟女朋友也不怎么见了,就剩北京南京来回了,我真觉着挺耽误事儿。我想我怎么样我不能拖累他啊。他今年还打算结婚呢。我让我爸跟师父都去跟他说,让他换个搭档。他倒好,当天气冲冲就来质问我了,还把微博简介给改成了什么认哏。他坐我旁边儿,就拿那小眼看着我,搞得我很郁闷,我特想问他:“跟谁学的这煽情的套路,他妈的弄得我想哭”当然,最后我没说出口,我怕他骄傲。九月的时候他领证了,回来挺高兴,乐呵呵跟我说,借这个事儿给你带点儿喜气,肯定能赶紧好。我瞅着他,问婚礼什么时候,心里算着我怕是参加不了了,正惆怅着,谁知道他说,不办呢,等您好了的,少了谁也不能少了您呀。我还等着您给我当伴郎呢。

        我当时真的愣了,我问他,我有这么重要啊?他瞅着我乐,跟我说,嗨,谁让您是我搭档呢,我又正好认哏,咱俩啊,得过一辈子呢。你说你重要不重要?......好吧。我认输了。


4.

        封箱,他恢复的不算好,但坚持上台了。我俩站在台上看着底下的观众,我觉得这是恩赐,对我们两的。我真的感谢一切。

        从他第一次复出开始,我们两可以说是收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。17年对他对我来说,都是意义非凡的一年。我们在小园子演出,来的观众越来越多,送的礼物也越来越多。大家都很捧我们,这挺不错的。但是有点烦人的是粉丝多了,意见也多了。有喜欢我们俩的,有只喜欢他的,还有点只喜欢我的可能。各种的猜测,怀疑,批评和不相信伴随着赞赏一同而来。

      


评论(2)

热度(25)